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原创散文:为我带路的教员,我会一向雕刻在心中

2021-9-16 00:21| 发布者: cheng123456| 查看: 760| 评论: 0

(总809期)佘桃珍 | 恩师难忘(散文二篇)






# 为 我 引 路 的 老 师
——回忆王作栋主席对我的教育

读到“三峡民协网”关于“宜昌市官方文艺家协会(市民协)举行‘王作栋师长处置文艺工作五十周年座谈会’”的系列报道,读到市民协熊庆文主席在会上的大旨性讲话,以及有关专家、学者回忆和评价王作栋师长光辉成就,称赞其为好昌文艺界“导师、良友、专家、旗帜”的大量文稿,作为一位读者,深受启发和教益,怀孕临其境的感知感受与震动。同时,也对三峡民协网站“固守文艺精神故里、宣传大师风采、高擎‘两为’旗帜、传布正能量”的办网主旨,赞不绝口。



作为熟悉、领会和已经领受王作栋教员教导培育过的门生,我再次涌起师恩难忘的情怀,常常想起他那师长般谆谆教育、兄长般关切提携、忘年交朋友一样的坦诚信赖,禁不住从40多年前的记忆深处,打捞起对作栋教员桩桩件件润物细无声的暖和回忆。



王作栋主席是我的带路教员——这个印记一向雕刻在我的心中。



我第一次熟悉王作栋教员,是我在五峰一中读高一的1972年。有一天,我到那时教语文的刘兴棠教员(与王作栋教员是大学同学,又一路分派到五峰)那边交作业。在刘教员家看见一个秀气和善、举止透实在足文气、戴着眼镜的教员样子的人,与我们刘教员似乎谈兴正浓。我将作业本放到刘教员书桌上,恰好闻声这人对刘教员说:你们黉舍有一个叫佘桃珍的门生,在我们的刊物上发了一首小诗(我后来看到这个刊物:《反动文艺——纪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颁发三十周年征文专辑》)。刘教员是松滋人,他指指我,用浓厚的故乡口音告诉说:喏,就是她,作文写得不错。这人看了我一眼,悄悄“哦”了一声。



我交完作业转身预备分开,这人浅笑着对我说了句:你偶然候可以到文化馆去找书看。我自然连声应对。事后,刘教员告诉我说:这人叫王作栋,是县文化馆的创作教导干部。



《反动文艺》刊物颁发的稿子,是我初中结业时一篇作文结尾处的一首小诗,表达了一个初中结业生服从继续念书或回籍劳动的“党的呼唤”的志愿。我至今也不晓得这几句所谓的“诗”是怎样被采用的,也许是初中结业班语文教员保举的——惋惜这位教员已病故多年,无以探知;还是从我们结业门生作文中被挑选上的——惋惜至今也没有问过作栋教员。



当一个懵懂少年生平第一次看到自己的“作文稿”酿成铅字,那份窃喜自然无可名状。由此而激起我对笔墨的爱好爱好,甚至影响了自己泰半辈子,却是始料不及的。自此,好长一段时候,非论是在黉舍的黑板报宣传栏和活动会上,还是对县广播站、对王作栋教员主办的县文艺刊物的投稿写作,及至高中结业竣事门生生活复生产队劳动之余,自己一向有着一种内在的写作感动。那时,农村几近是没有文化生活的,记得唯一的纸质广播喇叭也结果极差,自己经常于收工后的晚饭时段端着饭碗搭起木椅子站着,将耳朵切近挂在板壁上的广播喇叭听消息,也听听有没有播报自己写的稿件。



1974年末,我接到县文化馆加入县文艺创作会的告诉。此次会上,我们一切的习作者都认真凝听王作栋等一批带领兼教员的讲话和写作常识授课。特别是作栋教员的授课,主题鲜明,理论精要,话语精炼,诙谐滑稽,易懂好记,而且态度和善亲热。只感应,那种氛围和情况将我们带到了文艺写作的天堂,翱翔常识的陆地。会下,教员们几近天天都到招待所的各个房间探望一切参会职员,一路交换创作进程中的甘苦得失。只要有王作栋教员的地方,就围满了专业作者,就有热烈的会商,有各类题目标解答,有满屋的欢声笑语……








以后,因自己的家离县城也就十多里的山路,常有事进城,总是很顺脚就去了王作栋教员地点的县文化馆。在王教员那边一坐就是好一会儿,或是交上一篇什么小稿件,或就教一些有关写作上的困难,或是希望获得一本什么书读。王教员历来都是有求必应,有问必答,耐心细致地指导文稿该怎样点窜、该留意一些什么题目,偶然还约写稿件,或是送我一本两本写作稿纸。还总是像待客人一样,进门就有茶水递上,或到午饭时候,总有从食堂买回的饭菜招待。很多时辰,王教员房间都是“不速之客”一大堆,聚在一路交换或会商很多专业创作上的题目。临走,王教员还送到楼梯口,并交接一句:“慢走,再来!”明天想来,还真替我们这些昔时不懂事的毛头小子、丫头们欠美意义,那时只感觉就像在自己的年故乡享用一顿美食那样自然。



记得是1976年,我与县内别的两位专业作者,跟从作栋教员加入在远安县望家公社召开的宜昌地域文艺创作会。那时,五峰到宜昌,还只能坐汽车先到宜都,再由宜都坐船到宜昌。也许是作栋教员担忧把我们几个没出过门的山里孩子给弄丢了吧,便把我们带到他在宜都县城的家里。教员的妻子热情地号召我们坐下,捧上茶水。这时,只见作栋教员坐到自己的母亲劈面,恭恭敬敬地存候问候、聊起家常。那份家庭空气的平和温馨,让我心里感应有些讶异。也许自己是在底层农家长大的孩子,在贫困的家境里,只感遭到做怙恃的严肃,做孩子的小心翼翼,两辈人之间似乎缺失了一些需要的相同和交换。这很快闪曩昔的一幕,让我无意中遭到一次应当怎样孝敬怙恃、怎样当好后代的启迪。



在远安的此次创作会上,我写下两首诗歌,获得教员们的必定,是以成为会议竣事以后,留下改稿的几位作者之一。会议时代举行有文艺活动,那时五峰的山歌已经紧随长阳山歌发生了比力大的影响。活动中,有参会者说我是来自山歌之乡的女作者,应当唱一首。我老实回答说:我真不开这一窍,天赋不会唱歌,连“东方红”都唱欠好。能够是看我拮据得不可,作为五峰领队,作栋教员一旁似带着责备的语气,笑着讥讽道:“你这是枉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算是岔开了话题,帮我解了围。



在教员数年的教导下,我也对峙着劳动中、油灯下的苦读与习文,尝试着写作诗歌、歌词,还配合农村中心工作写些演唱作品,包括小剧本的写作。总之,陪伴爱好的不竭加深,写作上也渐有上进,不时有作品在地域和县级报刊颁发。那些年里,几近是只要有全县和地域的专业创作会议培训进修机遇,作栋教员都保举或率领我去加入。在一次县里的创作会时代,会下听几个女作者说道,作栋教员曾劝过她们:假如不能对峙走写作之路的话,成长也是多方面的,可以追求更合适自己的尽力偏向。事后,我曾问过作栋教员,说怎样没闻声您这样提醒我呢?教员答道:“与你说有什么用?叫你不写,你还不是要写的!”



文学是美好的。文学梦更是美梦诱人。但是,美梦却抵不外现实的无法。随着家里众多兄弟的成家立业,实为分炊立户,不是弄得爹妈没了锅灶,就是弟妹们没了居室,农家小户穷日子的“穷”字不竭升级。我不能不代替年老的怙恃,承当起家庭的一份义务,周旋于弟兄妯娌、父子婆媳间因鸡毛蒜皮所酿成的一次次胶葛,甚至由于劝架拉架自己被斧子误伤而血流如注……更况且那时的社会情况是以阶级成份论前途,以社队当权者的话语判决用人;还有我年少不知江湖邪恶的幼稚,面临连当个民办教师的机遇都被大队干部以其后代顶替的遭受,而锥心透骨地感觉人生恰似走入死胡同。自己已故意有力去作那些无谓地挣扎,只好姑且躲避,远嫁偏僻山乡,赤手兴家,苦度光阴。几年的时候,由于生存拖累,临时忍痛割寒舍了自己万分迷恋的笔墨梦。



固然,在我心里深处,总是不甘放弃笔墨梦和写作梦,不想就这样度过自己后半生,辜负教员的循循善诱和殷切希望。








1985年,即五峰自治县建立的次年5月,终是得益于王作栋教员当初的培育教育,为我所奠基的笔墨根基功。经考核,自己被聘请到一家县直部分,介入编写完成国家民委丛书项目之一的《五峰土家属自治县概况》,并随之撰写完成1994年版《五峰县志》民族部分的初稿。接着在单元及那时分管部合作作的县委、县政府带领的调和帮助下处理户口的“农转非”。因机关单元没法进编,便进企业单元处置文秘工作。数年后,调进政府职能部分,经培训考试转为公务员。仍然得益于王作栋教员当初的帮助指导,为我所奠基的笔墨材料写作技术根本,使我自加入工作起,就与单元的文秘文案结下不解之缘,几十年如一日,甚至躬耕于年节沐日、三更灯下,做到了单元笔墨工作和本身渐渐长大的“双赢”历练。近年,退休后卸下工作的担子,于含饴弄孙之间隙,重又拾起久违的文笔,介入《五峰土家属自治县志》和《中国风俗志·湖北五峰卷》的编写,还对峙写下一些诗文漫笔及批评文稿,连续被省市以上报刊、文集和网站采用,终是未能忘记也不敢忘记作栋教员对我所花费的血汗。



回首来程,作为一个身世村落底层的农家郎女,一个起点低下到近乎一粒微尘的专业作者,人生的路走得不乏辛劳与盘曲,抑或有些悲凉。但自己一向由于有作栋教员的才学的激励与烛照,有教员精神风采的昭示,有教员品德气力的影响,有教员在我心中近乎崇高的航标灯式的引领,自己非论是在风雨中,还是在坎坷时,都坚固顽强地不曾向命运垂头,风雨兼程,砥砺奋进,不曾停下前行的脚步。



我深切地感知,如若不是教员当初对自己的培育教育,不是教员为自己奠基的根基笔墨功底,至今,自己一定不是偏僻山村里的一个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妇,既使明天想在这儿罗唆,怕是也发不出任何微小的声音了!虽然终生迷恋暖和的笔墨六合,却始终没能走进去却又始终未能走出来阿谁影响我平生的笔墨梦,只能永久对文学、对笔墨心存畏敬,对自己心中永久敬慕的文学之师心存畏敬。自己怕是辜负了教员的殷切希望和培育!



也许,每小我骨子里都是有愿景的。明天,我们怅然面临亲爱的作栋教员奇迹美满、成就光辉而一无所获的“古稀”胜境。同时,我们也与教员一路走进“君老臣老”的人生光阴。我希望,自己此后的人生旅途,能光阴静好,安心念书,谦虚习文。



祈福在我们教员八10、九10、甚至百岁的时辰,自己能尽力写好哪怕是一篇稍微像样点儿的笔墨,捧到恩师案前,恭敬如初,虔敬如初,好好凝听作栋教员的教育。












一 则 微 信 的 力 量

——铭刻袁在平教员敦促和激励
一向以为自己那点“四不靠”的笔墨就是“野菜粗粮”、“蒿子粑粑”,更不曾有过结集出书的“痴心妄想”。但偶然一次的机遇偶合,恰如一个从不饮酒之人,忽然误把杯中酒作水一口吞下,大有非醉似醉的感受,便对写作出书之事生发出一种并非遥不成及的“妄想痴心”。这即是在读到袁在平教员对我的习作赐与必定的时辰,我突发奇想的一闪之念。



客岁,习作《我的二哥》,被温新阶教员开设的“印象红磨坊”公众号采用。袁在平教员读后这样写道:“佘桃珍是一位于上世纪70年月中前期便已起头文学创作的五峰县专业作者,数十年后我读到她的《我的二哥》一文,让我喜不胜收、另眼相看!说话质朴、简洁、明快,于平平俭朴中见真功夫。用白描、素描为主的写作手法,将大山深处一位忠于群众教育奇迹的优异、极活泼动人的下层中小学教师形象,活脱脱地展现在读者眼前。故说佘桃珍已是一位沉稳、成熟、纯熟的散文作家,是一点也不外分的。衷心祝愿文友佘桃珍有更多的散文佳作问世!别的,我已把佘桃珍的这篇散文转发到我的朋友圈里去了,才一转发,便已有多位同仁好友点赞。我发自肺腑说,这篇散文简直写得好!”



一篇写自己亲人的简单文章,居然获得宜昌文化大师袁在平教员如此真诚热情的激励,是我做梦都没有想到的。说出来,不怕见笑,一时候真的好冲动!我忽然想到在上世纪70年月,我们初学写作的一群专业作者,常常不敢把自己的习作拿出来示人或就教员点窜,嘴上总是说“怕被枪毙了”!是啊,倾尽血汗挖空心机“码”出来的三句两言诗文,就如做怙恃的满怀希望养出来一个白胖小子,出世就被判个“死刑”,谁还敢活嘛!简直,教员们对门生的一篇作文,一句话或可“拯救”,一句话也可以叫人“见血”而蒙面回头逃离——远远地、毕生地逃离。



说真话,哪怕自己经风沐雨几十载,但在笔墨上,这类心理到老都存在。袁教员的这段评语于我却如同“三月的风,四月的雨”,赐与我一种有温度的气力。



也许是由于我这小我素性太较真、太老实,一些事总是自己放不下。实在念书作文,不过就是自娱自乐,自各儿脸色达意,抒发一份情怀而已。况且已到这把年事。自己所写也不过就是一些对亲情友谊的怀念,尊长师尊的戴德,原本没有那末“高峻上”的期望值。



但,一小我要改变性情生怕很难。有的人要丢掉一种爱好、追求生怕更难。至今朝,自己有点啥心得,碰到一点什么启迪,还是免不得要与一二文友絮聒一下下,甚至就教一番信得过的师友,常常想写又因底气不敷心机摇摆不定;偶然写点,经常又羞于拿出来。在如此困窘而又旁皇的追逐笔墨梦的旅途上,能有袁教员——一位历来都让自己很是恭敬的师长的如此抬爱与激励,我所获得的正能量,只要自己才能感知其轻飘飘的份量。



袁教员系宜昌市群艺馆副研讨馆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官方文艺家协会会员。他持久处置地方刊物编辑和文史研讨工作,在国家、省、市报刊杂志颁发文学作品、文史文章及学术论文100余万字。出任《宜昌文化志》(湖北群众出书社出书)副主编、首席主笔,《中国风俗志·伍家岗卷》(中国文联出书社出书)总纂。出格值得一提的是,袁老与夫人龚兴华教员,都是武汉大学结业的,龚教员是三峡大学副教授,持久处置历史讲授及科研活动,在多家学报及刊物颁发学术论文30余篇。夫唱妻随,琴瑟和鸣,进入落日红光阴,配合弹奏出一部震烁史坛的68万字的巨著《三峡史海钩沉录》。据朋友先容说,宜昌市史学界、文学界和学术界的大师名流,座无虚席,举行了高规格的钻研会,众多专家学者高度评价这样一部具有填补空缺代价的地方文史长卷。






我获得消息,急切地联系袁教员求购此书,没想到教员以微信答复:“说买书,就把老哥当外人了。我是诚恳要给你和崇纲(五峰著名文化人——笔者注)送书的,谨请速把你和崇纲的邮寄地址(请加上邮编和电话号码)发给我。——老哥子”。未几我便收到由教员亲笔签名的“佘桃珍贤妹惠存雅正 袁在平 龚兴华 2019年冬至于峡口江城宜昌”所赠皇皇巨著,签名处还别离钤有一枚教员佳耦方朴直正的印章。二位教员对晚辈后学如此至真至诚,友之甚善,大善无形,使人感激、感慨、动容。

我实时用微信向教员表达谢意。教员却答复说:“关于送书,旨在交换,也是一种友谊的纪念!若来宜昌,定联系,我作东,尽田主之谊。”



最初熟悉袁教员是上世纪70年月,在远安县召开的宜昌地域专业文艺创作会上。记忆里,袁教员昔时对我的诗歌习作是提出过指导定见的。后来,听文友先容,那时袁教员是宜昌地域唯一的文艺刊物《高峽文艺》的义务编辑。也许我第一次在这当地域级刊物上颁发的诗作,就是袁教员编发的?惋惜阿谁年月的政治口号似的所谓作品,还真是羞于再说起。



退休以后,返聘介入编修史志工作。从同事口中得知,袁教员屡次询问起我的现状,希望我不放弃自己喜好的笔墨写作。本来,几十年里,教员一向在冷静地关注、支持和扶持着我这个不太上进,也没有什么培育前途的门生。现在袁教员已是古稀高龄的尊驾先辈,仍对一个眇乎小哉的门生晚辈寄与一份悬念与期望,让我深感教员是一位不趋功利颇具风骨的文人,是我们所恭敬的“人以德馨,文以学富”的文化大师。








凡是结识袁教员的文朋诗友,感佩于他的随和亲热、酷好结交、重情重义,加上教员饮酒碰杯后的诗心萌动,或即兴赋诗,或豪情朗诵,朋友送给他一顶“年轻墨客”的桂冠,实在是由衷地叹服于他的墨客气质与文人的浪漫情怀。每逢酒酣耳热之际,这样属于官方颁布的桂冠就提溜了出来,袁教员总是笑嘻嘻地承受不拒——他又未尝不知文人最贵重的是一颗布满诗意而年轻的心呢!



快要耄耋之人,袁教员照旧爱好文学,爱好诗歌,葆有对于文学发自肺腑的情之所钟。特别是教员退休前后,相继主编、编辑或主笔编辑《宜昌文化志》(近200万字)、《中国风俗志·伍家岗卷》(50多万字)、《宜昌语文》等一类大部头的地方史志和文学书籍的编辑工作,成为退而不休的一位地方文史研讨学者和史志专家。正如其好友陈京玺师长所说:“认真与固执,是操守、也是遗产,是行为、更是精神。”



衷心祝愿翱翔在书山文海里的袁公在平教员,康养珍重,笔健如虹,“踏遍青隐士不老”,为“风光这边独好”的宜昌、三峡,多出佳作,再写华章!
指导教练:林鸿联系电话:1576033747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区块链、虚拟货币成诈骗新套路 受害者都是有投资经验的人

下一篇:(原创)四川荣县:隐匿山溪中不为人知的风景不为开发只为养眼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创业联盟 ( 湘ICP备17022177号-4 )

GMT+8, 2021-9-23 10:19 , Processed in 0.465417 second(s), 3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