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原创小说」无言书香 | 秋叶飘落

2021-9-22 12:34| 发布者: 彩仙| 查看: 633| 评论: 0

一部手机实现月入过万

@所有人 你想拥有一个健康身体同时有能得到一份事业吗? 每个人要创业, 最担心的就是上当受骗 最担心的就是赚不到钱, 最担心的就是平台跑路, 最担心的就是囤货卖不出去 很多朋友在网上创业做过太多项目,平台,经验很足, 反而胆量越小,感觉互联网上就没有好事业, 帮你分享的这一个事业机会:https://zm8886.com/s/9G03RL突破互联网传统创业模式, 让你先赚钱再加盟 让你先有团队再加盟 通过本系统已经成功帮助无数屌丝逆袭,周薪过万,财务自由 咨询电话同微信
ZCX17858273812
1917361







秋叶飘落






洗完澡,她满身散发着淡淡的香气,穿好衣服,站在穿衣镜前,静靜地审阅着自己。



一件水蓝的丝质短袖配一条红色裙裤,1米65的个头娉婷裊娜。这是她第一次在超市为自己卖的,花了快要1000多元,搁平常,她绝对舍不得。镜中的她皮肤白净(这几年义务田被承包进来了,没有了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辛劳,晒黑的皮肤又恢復了本来的樣子了),一双丹凤眼,玲珑挺拔的鼻子,薄薄的嘴唇,眉眼间有着深深的郁闷,她把她的拖到腰间的黝黑的长辫子放到胸前(她明天染黑了发而且焗了油还拉直了,花了400多呢),她没感觉疼爱,想到这儿她禁不住笑起来,镜中的她笑起来真都雅!



49岁的她虽徐娘半老,却风味犹存!








明天是中元节,她为自己倒上酒——上好的茅台——52度茅台团体国隆双喜酒(她为自己买的,一瓶900多),平常她滴酒不沾,但明天她要让自己醉一场。她谨慎的抿了一口,呛得她剧烈咳起来,身上细精密密的出了一身汗,她起家开了空调,空调外机轰鸣起来,内机也不甘逞强地应和着,这空调已經装了十几年了,一向舍不得用,明天她可以痛愉快快地开它个一整夜了。



她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酒,往事如电影般在脑子里铺陈开来。








她有四个哥哥,怙恃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终於盼来了她这个女儿,一家人视她如珍宝!她虽然是娇生,但怙恃并没有惯养她,上学的间隙,母親教她女工针线、洗烧买汰,父亲教她莳花种菜,甚至教她耕田耙地,聪明智慧的她一学就会,甚至后来居上而胜于蓝!母亲为人良善,见人一脸笑,逢人就热情号召着,父亲本份老实,吃得下苦耐得住劳,虽然后代众多,但在他们辛苦支出下,几个孩子都上了学,四个哥哥都前程了,各安闲外有了自己的生活,高中结业的她,名列前茅后倒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虽是农家女儿,她却出落得闭月羞花,特别一条黝黑的长辫子拖在腰间,特別引民气生爱意。








19岁那年,村东头放电影,几个蜜斯妹嘎嘣着刚炒的蚕豆,叽嘰喳喳,笑闹不停,电影起头了,放映的是黄梅戏《天仙配》,几个女孩子都安靜下來,随着剧情的推动,她们跟随着七仙女的离合悲欢,唏噓叹息,甚至随着哼唱起来·……



换片的间隙,放映机前灯光激烈,她们高声会商着剧情,特别是她,对于七仙女勇敢追求恋爱的胆识倍加赞美,“笃”,前面有人在用蚕豆之类的工具丟向她,她有些生气,猛地一回头,看到一个高高帅帅的青年正举动手,作势要将手中的工具丢向她,那青年被她冷不防抓个现行,有些为难,但似乎被她的粉面惊住了,转而立即向她嬉笑着,那笑里有讪媚与倾慕,似乎……还夹着一股坏坏的味道。她的心冷不丁就似鹿撞起来,飞红了脸,冲他微微一笑,转过身来,她悄悄的甜甜的笑了。








电影散场了,他拨开人群,上前拉了她就飞跑起来,他們奔驰在乡下的小路上,天上星斗满天,地上萤火虫乱飞,一路上他那只大大的布满老趼的手牢牢的似钳子般死死抓着她的手,什么也不问,只一路疯跑,似乎跑了很久,也似乎只要一瞬间,“我明天就请媒妁上你們家提亲去。”他兴奋地向她嘶吼着,生怕她听不见似的,她羞红了脸奋力摆脱开他,搏命地去追她的蜜斯妹去了“你不措辞就说明你答应了,明天我们不见不散。”她没說话,只是脚步快而混乱起来。



回抵家,躺在床上,她的心还在怦怦乱跳,转而她又感觉他可笑,他们素味生平,他若何晓得她住那里,还请媒妁说亲呢,岂不荒谬?转而她又担忧起来,他不来她怎样办?她的芳心已经属于他了!他会找到她吗?一夜辗轉反側,直到天将明时才迷含混糊睡了一会儿。



第二天,他公然请了媒妁到她家提亲来了,父亲听媒妁说的是他家,脾性温顺的他忽然大发雷霆,痛骂媒妁不权衡清楚,他们家父亲晚年不晓得干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被雷劈死了,他母亲随即改了嫁,他是随着爷爷奶奶长大的,现在奶奶还瘫在床上,家里穷得叮當响,不管若何自己的宝贝女儿绝对不会嫁这样的人家。把媒妁骂走后,父亲母亲还是气得不可,午饭也没吃,浩叹短叹,老泪纵橫……








她不敢在家呆着,拿了锄头到田里干活去了。刚干了一会儿,就听到有人喊她,一昂首见是他,禁不住泪水奔突,她不晓得他那里来的消息,一夜之间不但晓得了她的家,甚至连她家的田也摸熟了。他牢牢拉着她的手,生怕她听不见似的冲着她喊着:“嫁给我吧,我这平生城市对你好的!”她拼命颔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拉着她并排坐在田埂上,鼓动着她,说你爸妈分歧意,我們私奔吧,我现在就带你回家,省得夜长梦多。她瞪大了双眼,用力绞着她的那条黝黑油亮的长辫子,不知若何应对。他继續缠住她,双手把她拉入怀中,死命地搂紧了她,她嗅到了汉子独有的气味,有些意乱情迷。他在她耳边轻輕的似催眠似的对她说,“你是我的七仙女!七仙女为董郎私奔凡间,你就为我也私奔了吧。”



随即站起家,拉住她的手拼命飞跑起来,她不由自立随着他,不外隔了一个村落,纷歧会儿就到了他的家。



他家可真穷啊!但比上无片瓦下无寸土的董永家好多了,三间瓦房虽有些破败,但还是可以遮风挡雨的,家里的家俱虽旧,但都经过了修理,家里也还清洁。房前屋后也还宽阔,瓜菜遍地,更可喜的是,他家门前有条小河,风从河面拂过来,让她焦躁的心有了丝丝凉意 , 也让她七上八下的心稍微放宽了些。



她正房前屋后的转着,就看见三三两两的邻人往他家走来,大爷大娘大叔大婶儿们围着她啧啧称扬,大师人多口杂地对她说着他的好,这个说小伙子有个木匠的妙技术,“歉岁景饿不煞技术人”,你跟对人了。阿谁说小伙子长得好,有一身气力,不怕刻苦,你未来有福享了。还有人说小伙子乐于助人,谁家修个台凳桌椅的,只要跟他说一声,他总会抽暇处置好……她听着,心里甜甜的。



不觉天就黑了,屋子里飘着大米粥的幽香,还有红烧鸡肉的香气,大师围在一路或站或坐就着一大盆鸡肉吃得欢乐淋漓。她正迷惑着他家哪来这么多人吃饭呢,里面已经人声鼎沸了。



只闻声母親嚎哭着高声喊着她的名字,让她回家,她正要站起家往外走,就有一群人拉扯着她进了里间屋子,那是他奶奶的房间,老人家顫顫巍巍地伸脱手来拉她,她心一软就势坐到了奶奶床上,奶奶一迭声的“乖乖肉”啊的喊着她,她的心裡莫名的就有了一股气力,这气力让她果断起来!她也连续声地“奶奶奶奶”的应和着,透过窗玻璃看着里面人影庞杂。



“不把人交出来,就给我把他家砸了!”老实巴交的父亲咆哮着,她族中几十号人举着钉耙锄头便往他家里涌来,“谁想进来,就从我尸身上踏曩昔!”话音刚落,他手起瓶落,把一个酒瓶砸向自己的额头,一时候瓶碎血崩,排场震动,她吓得尖叫起来。“出人命啦!”围着她的一群人也随着叫嚷起来,“明天来的人一个都别想走,等派出所来抓人吧!”这边人一叫嚷,她外家人见出了人命,气势已消了泰半,及至听到这片叫嚷声,更是忙乱起来,一个一个如脚底抹油似的开溜了,只要她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声震墙穿瓦,直钻进她的耳朵里!她也哭了,高声地对着母亲说道“娘,你回家吧,是福是祸我都认了,我和他都有一双手,一定会有口饭吃,您二老安心吧!”“娃她娘,回家吧,就当没生过这个女儿吧!”父亲拖拽着母親,“你好自为之吧,你我父女情义明天一刀两断,今后两不相见!”父亲拖着哭腔,已然与她这个女儿恩断义绝了。她哭了,哭得昏入夜地,任谁也劝不住……



父亲和母亲相互扶持着, 踉踉蹌蹌地走了,一屋子的人也连续散去,他着一件白衬衫,一条黑西裤,一只手插在裤兜裡,潇洒地站在奶奶房门前看着她,像打了败仗的将军样意气轩昂!她奔曩昔摸他的额头,平平滑滑没一点受伤的迹象,禁不住滿腹困惑 ,他笑了:“傻丫头,我怎样舍得让你的汉子受伤?我流的那是鸡血,瓶子也是我手快用了障眼法,哈哈哈……”他笑得前仰后合,她也禁不住笑了!佩服他的汉子有气魄有盘算,她感觉真的跟对人了。



“乖乖肉,过来。”奶奶从枕头下摸了半天,摸出一个红布包,拆开来一看竟是一枚金戒指,奶奶把它套到她手上,老泪纵橫,“乖乖肉啊,我们家能娶到你,真的是烧了高香了,奶奶没什么给你的,就表表情意,乖乖肉啊,你不要厌弃哟!”



她想褪下戒指还给奶奶,可是被他拦住了,“收下吧,你是我家的女仆人,理应享用高贵!”他的一席话让她心裡美滋滋的。



他为她倒好了洗头水,递給她一瓶洗发水(对于女孩子来说,洗发水在阿谁时辰还是个奢侈品呢),她禁不住又一次为他心动了,假如一个汉子晓得庇护她的秀发,那这汉子绝對错不了。他帮她洗好头发,用一条新的大红毛巾为她擦拭着,变把戏似的又拿出一把楠木梳子为她梳头,同时还递给她一支银质簪子,她仔细审阅着,簪子上刻着一只振翅欲飞的凤凰,美极了!而那梳子明显是用过了的,梳齿圆润,对头发很关心,让她很舒服,他为她梳理好头发,笨手笨脚的又为她辫着辫子,辫好今后连續绕了几下盘起来,拿过她手上的簪子谨慎地插入她的头发。看着她困惑的眼神,他告訴她梳子和簪子都是奶奶的陪嫁,现在送给她这个女仆人了。听了他的话她的心又一次感动了!他接着又为她倒好洗澡水,递给她一块香皂,同时捧给她一套衣服——粉红简直良短袖,大红的内裤,黑红相间的格子A字裙 ,她接过来,禁不住佩服他的心机周密,同时有一种隐约的不安,他怎样判定她就会跟他私奔?一切似乎都在他的预谋与掌控当中,她成了他唾手可得的猎物。也只是一念擦过,转而她就放心了。这汉子胆小心小有方略,而且长得还好,而这些正是她的梦中王子所具有的品行,家里虽然穷些,但这有什么可怕的?靠着他俩的双手,这个家很快就会富起來的,她一边洗澡一边细细捉摸着,也就果断了留下来的决心!



一架全新的落地电风扇隔着全新的红色尼龙帐子吹过风来,她娇羞地躺在他的臂弯里,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幸运感。这一切的按排说了然他对她的重视,她禁不住静静地一寸一寸地靠近了他,他感遭到了她,一把把她拖入怀里,死命地抱紧了她,生怕她会飞了似的,她喘息着推开他,谨慎翼翼的问起他父親的事来。他很安然,说农村人对于被雷电死的都以为是做了好事的,而他父亲是个好人,但人们固有的看法以为要不就是父亲宿世做了好事,今世遭了报应!而他对于世俗的气力无从抵抗,所以备感心酸。一时候他不说話了,她反手搂住他,轻輕地在他额上吻着,感同身受地体验着他无法的情怀,他也悄悄地回吻着她,又叹息般地在她耳边低语,还有一句话我不敢告訴你啊,我的七仙女,我29岁了,比你大10岁呢,而且我只要初中结业,你会厌弃吗?又很果断地换了囗气对她说,你假如后悔,我现在就送你回家,我到你们家去负荆請罪!



她贴上她的唇,堵上了他的嘴,一双手箍紧了他的脖頸,身子紧緊贴着他的身材,他反手把她摁在怀里,谨慎关心地而又豪情万丈地吻着她,重新发到脖子,一寸一寸地向下吻着……



她在他的爱抚下,享用了初夜的颠狂的幸运!








依照农村老传統,第三天是回门的日子,他们买了好多礼物回外家了,父亲用扛门棍重重地打在他的身上,他跪下冲父亲磕头,父亲不理睬,又要打下去,她赶紧也跪下了,父亲举棍的手停在半空中,老泪纵橫,母亲气病在床上,闻声她的声音,哭得晕曩昔了。她想进去看,父亲却争先辈去了,反手把门杠上了,听凭她哭破喉嚨,也没让他们进门。



她的闺蜜来了,把他俩带回家,闺蜜比她大一岁,性质直率,进了家门就连枪带炮的一顿数落着他俩,最初点着她的脑门高声训斥着“胆子大咧,你晓得他是人是狼?见了一面就跟人家跑了,爹妈白养你了,十年学也白上了!”她晓得自己错了,不由珠汨滂湃,是啊,恋爱来了也要与怙恃好好相同,怎可作下这违逆不孝之罪?他赶紧用手去为她拭泪,却被闺蜜一把搡开,“去那块地里锄草去,这几天没人治理,草长得比苗高了。”他一听,二话不说就下地去了。闺蜜这才搂过她,细细问着关于他的一切,听完她的陈述悬了几天的心也就此落下了。



“回去帮我物色小我家,最好靠近你家,我要好好帮你看着他,别让他欺負了!”



两人拿上用具,并肩下地去了,到田头一看,一大块地他竟锄好泰半了,闺蜜静静给她个大拇指。他正直起腰,一见到她俩,“哇”的一声,吐出一囗鲜血,她俩慌了,连搀带拖地把他拽回家,她哭得什么似的。他悄悄为她拭着泪,告訴她没事不用担忧,许是受了岳丈的一扛子,又加速地干了会儿活,气急攻心而已。“许是又从那里弄来的鸡血吧?”闺蜜不忘讥讽他:“我告訴你啊,在你們村帮我找小我家,你敢欺負我的人,我第一个不饶你!”








爷爷是个老实人,不言不语,成天只埋头干活,服侍好奶奶。他也很勤劳,田里家里一把抓,倘使有人家请去干木匠活,他也会起早贪黑的帮家里多干些活,在这个家里,她反而安逸了很多,她喜好坐在奶奶房里,一边做着针线活,一边唱着黄梅戏《天仙配》给老人家听,左邻右舍来串门,她总是见人一脸笑,热情地让坐倒水,大师都很喜歡听她唱。



三天两日,他和她偷偷去她家地里帮怙恃干活,他们一边干活,一边唱着黄梅戏《天仙配》里的选段,当她唱到:“上无片瓦不怪你,下无片瓦我自己情愿意,我二人患難当中成夫妻,听凭是天长地久稳放心。”,他唱到:“听她说出肺腑言,到叫我又是欢乐又心酸,董永生来无人怜,这样的贴心话我从未闻声,手挽娘子亨衢上……”借着戏剧中人表达着相互的情深意坚!虽然辛劳却比蜜还甜着。而闺蜜呢,也是经常登门造访,传递着她怙恃的现状。



出了月,她就害起喜来,他兴奋得不晓得要怎样宠她,一本端庄的爷爷嘴角成天上扬着,奶奶更是成天“乖乖肉”啊的叫着她,她享用着史无前例的欢畅时光!








幸运的日子过得真快呀,第二年春季,她为他生下了一对龙凤胎,怙恃也谅解了她,忙前忙后服侍她坐月子,闺蜜更是热情高涨,一不足暇便溜进她家,两人逗弄孩子唧唧歪歪。



满月宴上,闺蜜与他家的远房表弟对上了眼,如愿以偿嫁到了他们村,今后两姐妹更是跑得勤了。



她们密切无间无话不谈,甚至连夫妻间的那点子隐私也相互分享。偶然辰他也会加入她们的谈話,用撩拨的语气与闺蜜开着亦荤亦素的玩笑,闺蜜笑得花枝乱顫,她亦莞尔。



而奶奶总会絮聒她,说结了婚的两个女人别走得太近,否则友谊轻易变味。她漫不尽心,心里反而指责老人家多虑了。








爷爷病倒了,得的是肝癌,虽经多方治疗,还是没撑过三个月就西归了。而奶奶的饮食也一天天的减下来,甚至最初粒米不进,一个月后也随爷爷去了。



她晓得,奶奶不忍看着她拖着一双后代,田间地头家里家外地忙碌着,所以才绝食归西,奶奶那是怕拖累她,从骨子里爱她呀!



奶奶的这份爱,让她压制抑扬,她立誓要好好报答奶奶的这份浓得化不开的情,一定疼他入骨,护他周全,为他赴湯蹈火,在所不辭!为这个家支出她平生一切!



汉子进来干活了,她拖着5岁的一双后代,耕田耙地春种秋收,幸亏怙恃时不时来帮衬着她,闺蜜也时不时地帮她照顾着两个孩子,饶是这样,她也是忙得脚不沾地无睱自顾。



早晨汉子向她求欢时,她不是担忧女儿蹬被子,就是担忧儿子尿床,总让他不得纵情,他有些悻悻的,早上起床后就会莫名的向她生机,她总是丈二僧人摸不著頭腦,只能处处陪着谨慎!










他学会了吸烟饮酒,而她体谅他,落空了陪他长大的爷爷奶奶,他的心里欠好受啊。



爷爷奶奶的离世花光了他們的积储,他决议外出打工,像他这样的妙技术在家四周做只要15元1天,而到东北何处会有快要100元1天的支出,而且两个孩子已到了上学的年龄,处处等钱用呢。



她虽然万般不舍,还是为他打点行装,放他远行了。



她在家拼命干农活,他在外拼命多挣錢。快要5年的时候,他们只能在年头年末快要两个月的时候里相聚,所以两人出格顾惜,两个孩子送去了外婆家,可贵的二人天下,他们相互需索,倾尽相互!



粮多钱足,因而他们拆了旧房,砌了三层的小洋楼,成了村里人眼中的富豪!








而她的闺蜜呢,她那做瓦工的老公从脚手架上摔下来,虽浩劫不死,却瘫瘓了。虽得了些赔償,但人却没法恢復一般了。



她尽其所能地帮助着闺蜜,还带动老公去帮她。而闺蜜呢,似乎很享用他们的照顾,哪怕芝麻大的工作城市求诸他们。因而他帮闺蜜耕田、帮闺蜜除虫、帮闺蜜换灯泡……闺蜜时不时就会病了,她烧了汤水,让他送去,纷歧而足。








孩子12岁那年,他在外打工发现了商机就是为医院清洗青霉素瓶子——用卡车把医院用过的青霉素瓶子拖回家,清洗清洁了再送回去,医院付清洗费。这项营业赚头不小,比他进来打工强多了。



因而夫妻二人齐心协力卯足了劲儿加油干,还带动了左右邻人,让他们天天有了支出,大师都很感激他们,他们成了村里的领头羊。



大众拥护,乡带领看中,他成了村委书记。过了没多久,在他的发起下,闺蜜成了村妇女主任,她为汉子自豪,为闺蜜兴奋!



而她呢,应营业需要买了卡车,自己也学会了开车,医院家里两头奔波,仿佛成了铁娘子!



早晨,工人散了,她教导两孩子进修,农村的教员抓得紧,作业多,把两孩子忙完送上床都快要11点了。



她骨头散了架似的爬上床,他已呼呼睡着了。








近兩年他對她的需索越來越少了 ,即使有也只是敷衍了事,没有了豪情,她却暗自兴奋,由于她太累了。



天天他從里面回來 ,总是讓讓著說,忙死了,累死了 。她晓得 ,他管著一個村的事兒呢, 能不忙吗?能不累嗎?所以只要他一回來 ,她立即放动手里的活儿給他遞煙倒茶 ,伺候他吃喝 ,而他呢 ,眼裡已經沒有活計了 ,對於家裡的工作什么也不管 ,成了甩手掌櫃 。



閨蜜呢, 成天打扮得花枝招展, 渾身還散發著高級香水的氣息, 與他出雙入對 ,進了她的家門,插筷子吃飯 ,倆人有說有笑 ,談著村裡的東长西短 。而她呢满身一股青霉素味儿忙着上货卸货,经常过了饭点,胃疼得直不起家来。



她的眼皮已經打起架来了,什么也不去想,睡着了。



男女之间的事,总是当事者迷,旁觀者清。有好事者提醒她,她总是一会儿就截断了人家的说辞。她总是想着,汉子干一番奇迹不轻易,总有小人肆意往他身上涂黑,而她必須站出来,旗帜鮮明地保护他支持他!



但是农村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大多热衷于男女之事,堵住一人的嘴,堵不住悠悠众口,几近全村人都晓得的事,她却执念着不愿相信!



她想着怎样让两孩子在公道的时間里多放置上一节补习课,她想着工人们的公道饮食,她想着怎样多赚錢……惟独没有想想自己!



钱在她手上流水般的转着,她却舍不得花在自己身上,舍不得吃舍不得穿舍不得用,出差在外那末辛劳,她也总是就着一大壶水啃几口家里带出来的干粮。而对他呢,她却风雅得出奇,帅气时髦的衣衫,可囗的饭食,随用随拿的零花錢。她感觉汉子巨细是个干部,必须鲜明自在!



两个孩子都争气,一个考上了上海交大,一个考上了浙江大学。



她为两孩子自豪自豪。同时她也更专心地赚錢了,她未雨綢繆预备着未来为后代买房买车。四十出头的她已显老相,头发花白,持久的辛劳让她骨质疏松骨骼变形,走到哪裡,身上都有着似有若无的青霉素味儿。








义务田了承包进来了,两个后代在外肄业,她有了些许自在的时候。寂静多年的愿望就会在三更里冒出來,她悄悄地把身关心向他,试着用手撩拨他,他一点反应也没有,背转身去继續睡。她只得静静起家用冷水洗脸,爬上床辗轉反側。这样的次数多了,他淡淡的不带任何豪情色彩的对她说,分床睡吧,省得影响你休息。



她忽然如醍醐灌頂般的灵光明灭,他比她大10岁呢,已经退化了吧?汉子保护起自己的隐私来总是这么义正词严,她赞成了,同时为自己的行为感应惭愧,对他的照顾比之前更细致周到了!



而他呢,夜不归宿已成了常态,她反而自责检讨自己,以为是她吓怕了他。



两个孩子研讨生结业了。她为儿子买了车,在上海买了房付了首付。儿子成了家,丈人丈母照顧着他们的饮食起居。为女儿买了车,在杭州买了房付了首付。女儿也成家了,婆婆公公把她小两囗照顧得很好。



她卸下了千斤重任,人一会儿松驰下来,三十年来从没有如此的轻松愜意 ,也有闲情与左邻右舍唠嗑了,也偶然間刷抖音了。她忽然意想到,里面的天下好出色呀!



那天几个工人又在窃窃私語,她没好生气的训起他們来,就有一个胆子大的给了她当头一棒,“你是真不晓得,还是不想晓得?全天下的人都在为你抱冤,你却死撑着为他们挡风遮雨,他們卖了你,你还为他們数钱……”。她楞了,傻了,第一次没法抵挡。



正值7月7日情人节,抖音裡各类的晒礼物秀恩愛,她苦笑着麻痹地滑着屏幕,手机上端出现了一条微信,是他发的,她赶緊点开来看,“宝贝儿,喜歡那簪子吗?这可是祖传的,市道上买不到的。我最爱听你的欢啼声,今夜我还要你,老地方,不见不散!”



很快的,这信息被撤回了。而她完全懞了,脑子里一片空缺。



她继續回到抖音界面,胡乱地茫然無措地滑着屏幕, 鲜明刷到了闺蜜在晒礼物,银质的簪子,上面刻着展翅欲飞的凤凰。这簪子她是如此熟悉,自从奶奶过世后,她就放在梳妝台抽屉里没再用了,她怕睹物思人,亦怕弄丢了,辜负了奶奶的一片深情。她跌跌撞撞地奔到打扮台边,拉开抽屉,里面一无一切。



她跌坐在地,胃里就排山倒海似的绞痛起来,她想爬起来喝口水,可怎样也站不起来,她这才体味到,18年来无人问她粥可温?无人问她气可顺?她为他们撑出了一片天,他们鲜衣怒马风骚万千,她负重前行,只是为他们作了嫁衣裳。王宝釧苦守寒窑18年,换来了薛平貴热烈相拥,而她呢,死后却是满目凄凉!一时候,她心灰了意冷了……



隔了几天,她问他她的簪子呢?他轻描淡写的用不耐心的语气回道,“谁晓得你啊?自己的工具欠好好收着。屁大的事来烦我,我忙死了,哪有闲功夫理睬这些?”她不说話了,这簪子是他在初夜时亲手插在她的头发里的,代表着她女仆人的身份与职位!现在被他转手她人,当初的情义在他看来现在已成了屁,他做着亏苦衷却可以如此义正词严,她对他的庇护与周全却成了他有备无患的恬不知耻!她的心又绞痛起来,面无赤色,又一次跌坐在地。他却恨恨的来上一句“无事生非!”一甩手走了。



她欲哭无泪……



想到这里,她抓过酒瓶,咕咚咕咚地死命地往嘴里倒去,一瓶酒见了底,她拿过放在旁边的一瓶除草剂,一饮而尽。








她拉开窗帘,月色如洗,一窗的月色为她舔舐着伤口,她的眼前金星乱飞,像极了昔时地上乱飞的萤火虫,无常的人生啊,她的慧心浓情成就了他人的风骚,流芳的光阴在她的衣裙上只留下寒霜与孤寂 。遐想晚年的恋爱,也曾青春飞扬,与恣肆汪洋的爱里目中无人!现在,她只能在这寂冷的夜里一遍又一遍垂头怀想,她没法回到曩昔,亦没法重新起头,而痛更没法隐藏,她剩下的只要最後一道屏障,那就是庄严!



药性已經起头爆发,她不停地吐着白沫,她吃力用餐巾纸擦拭着,同时,她费尽尽力给儿后代儿各发了一条短信,告訴他们,她累了,只想睡去!



她也发了一条短信给他:你要我时,我如约而至;你弃我时,我挑选离去。今生缘尽,来生不见!



她满身颤抖,素手冰冷,泪水如断线的珠子滴落。



她的眼前

星斗满天!

寒鸦回去!

落葉紛飛!

堅果墜落!



作者简介

无言书香,本名周素香,做过代课教师,现在做着小买卖,也学着画些适意花鸟画,在红尘中摸爬滚打着,不忘初心。生活中“时有落花至,远随流水香”,于凡凡间汇集着点点滴滴的爱与感动,与一树花开间,与一段笔墨间,与一幅适意间,称心人生。愿以诗意舞人生。


指导教练:彩仙联系电话:13352499798
一部手机实现月入过万

@所有人 你想拥有一个健康身体同时有能得到一份事业吗? 每个人要创业, 最担心的就是上当受骗 最担心的就是赚不到钱, 最担心的就是平台跑路, 最担心的就是囤货卖不出去 很多朋友在网上创业做过太多项目,平台,经验很足, 反而胆量越小,感觉互联网上就没有好事业, 帮你分享的这一个事业机会:https://zm8886.com/s/9G03RL突破互联网传统创业模式, 让你先赚钱再加盟 让你先有团队再加盟 通过本系统已经成功帮助无数屌丝逆袭,周薪过万,财务自由 咨询电话同微信
ZCX17858273812
191736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区块链、虚拟货币成诈骗新套路 受害者都是有投资经验的人

下一篇:李阳民 | 西风一夜绵绵雨 喜看千层稻穗昌(原创诗词十二首)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创业联盟 ( 湘ICP备17022177号-4 )

GMT+8, 2021-10-23 12:12 , Processed in 0.542513 second(s), 3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