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原创短篇,念生

2021-11-1 12:52| 发布者: 雷阳新| 查看: 830| 评论: 0



念生
田生看着一脸疲惫的妻子,又看看一旁熟睡的儿子。早上那股接待新生命的欢乐,现在已经被浓浓的睡意所取代,夜已经很深了,他替妻儿掩了掩被子,随后轻手轻脚地退出了房间。
这是两间陈旧的瓦房,稀疏的竹篱圈起一个不大的院子,竹篱靠着瓦房跟角处耷拉着一个木棚,连门也没有,里面用砖头简易地砌着一个灶台。旁边放一张陈旧的碗柜,一张又小又黑的桌子随意地安置在角落,这些就是这个厨房的全数了。
田生退出了屋子。借着月光,趴在隔邻的窗子上瞧了瞧。老迈庆娃和老二秋名,依偎着自己的老母亲已然进入了美好的梦乡。
田生摸了摸口袋,从上衣那件洗的已经有些泛白的中山装左口袋摸出一包烟来。抖了抖烟盒,仅剩的一支烟从盒子里滋溜出来。早上老三诞生的时辰,田生买了一包红梅分给帮衬的邻里,这包红梅的钱已经是他最初的积储了。他把烟叼在嘴上,把那干瘦的烟盒重新放回上衣口袋。双手又在身上其他口袋拍摸,一会才想起来,自己戒烟很久了,身上底子没带火。他借着月光,在院子里的木墩上坐下。看着破败的瓦房,眉头皱在了一路,叼着烟,他思考了好久,长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把烟收进盒子,月光下,他的脸色显得无法而又凄楚。
第二天一早,田生就往三里外的镇上去了,明天是四里八乡赶集的日子。他把家里仅剩的一些甘薯拾掇了一番。挑着担子,筹算趁着赶集卖两个好代价。田生家原本没有这般落魄,90年月初,鼎新的春风也已吹过这片地盘。虽说不是立马民丰户富,却也早已摆脱那般破败的气象,处处弥漫着盎然的生气。田生家原本是栋两进的院子,在当地虽算不上富户,却也说的上是家底殷实。怎奈那老太爷,也就是田生的父亲,前些年身材还硬朗的很,不知什么时辰起染上了一种怪病。处处求医问药也没见个好,身材一下就消瘦下去,田生又是一个实足的孝子,哪能眼睁睁地瞧着自己的老父备受煎熬,他把老父送进了县里的医院,医生和他说老爷子得的是癌病,现在的医疗是治欠好的,劝他赶早预备后事。田生不大白,老爷子一辈子没做过什么好事,为什么会得上这类他也是头一次听过的病。不外他并没有放弃,只要有一线希望他也决然不想放弃老父的生命。就这样,短短两个月的风景他卖掉了父亲留下的宅子,搬进了那陈旧的瓦房,却照旧没能在死神手上抢回老太爷。村里头的人都说他傻,他只是干笑两声不回话。由于就他自己晓得,不管自己年事多大,可以叫上一声“爸”,他就感受自己还是个孩子。
赶完集,田生兴冲冲地赶回家。明天命运比力好,不用一会甘薯就卖完了。但是让他兴奋的并不是卖完了甘薯,不外他又想起翠云溺爱的脸,神采又有些担忧起来。翠云是个好妻子,勤劳肯干,对公婆又孝敬,任何时辰都是任劳任怨地。当初田生要卖宅子救父亲,她是第一个赞成的,可是现在田生却拿不住主张了。
回抵家,老母亲正在厨房捣鼓午饭,4岁的庆娃光着脚丫在院里追蜻蜓,秋名没有见着,应当是睡着了,究竟2岁的孩子还是很嗜睡的。经过临蓐的疾苦,翠云显得有些憔悴,但此时却坐在院里的木墩上给刚诞生的老三喂奶。田生把卖甘薯换来的大米交给母亲,又给正在玩的庆娃塞了颗糖。这才在木墩旁蹲下。纷歧会那小家伙就吃饱喝足,呼呼地睡了。“他爸”翠云轻声唤道“老三要给起个名了”田生谨慎翼翼地从妻子手中接过孩子。这还是他第一次抱老三,小家伙拳头攒的牢牢的,五官表面咋一看和田生像极了。“我在街上碰到开国了”听的开国两个字,翠云脸一下变得煞白。“我和他说的那事,他说有着落了”田生,抱着孩子左右晃荡着,看似不经意地说出这话。翠云听的这话,没有回声,冷静地从田外行里接过孩子,转身抱进屋了。田生无法地叹了口气,跟进了屋子。
翠云把孩子谨慎地放在床上,便沿着床沿坐下,背着田生,手悄悄地在孩子身上摩挲。
“翠云,开国说了,那是户好人家,一定会好好待咱娃的”。可是一行清泪已然在翠云眼眶枉然地留下了。“他爸,孩子取名叫念生吧”翠云有些哭泣,悄悄道。
秋名已经四岁了,他也会光着脚丫在院子里跑了。一圈又一圈地,乐此不疲。翠云坐在木墩上织着毛衣,秋名跑到母亲身旁气喘吁吁地道“妈妈,你又在织小毛衣了,可是这些毛衣都太小了啊,我底子都穿不下啊。”翠云摸摸秋名的小脑壳笑笑说“妈妈在给小弟弟织毛衣呢,秋名就要当哥哥了。秋名想当哥哥吗?”“秋名要当哥哥了,秋名不在是弟弟了”一个四岁的孩子,还未大白当哥哥的寄义,但一想到自己不在是家里最小的,心里就莫名的兴奋起来。看着满院子跑的秋名,翠云放下了手中的针线,从兜里取出那张已经有些褴褛的字条。字条上是一个地址,是翠云瞒着田生向开国要到的,那地址和翠云家隔着两个乡镇。昨天她换了两趟班车,走了十来里山路终究见到了念生。虽然只是远远地见到了念生,但她清楚地晓得了他新的名字“云来”。念生已经能在地上小跑了,一个蜜斯姐正给他喂米糊。天气有些冷,翠云并没有待太久,却仍然没有遇上回家的末班车,昨天她是徒步从乡里走回家的,回抵家里业已是三更12点多了。她和田生撒了个谎,田生并不晓得她奔走风尘的事。这是念生被抱走后翠云第一次单独见到念生。
4岁的云来哭着鼻子进了屋子,““妈妈,妈妈,小牛他们欺侮我,他们说我不是你生的,是里面抱养来的野孩子”屋子里有一个看起来已经有些年事的妇女,她正抱着一个刚诞生的男孩喂奶。看着哭鼻子的云来。她把婴孩放到床上,帮云来把眼泪擦干,顺势又把云来搂到怀里,抚慰道“云来乖,云来固然是妈妈的孩子,你和弟弟都是妈妈生下来的,怎样会是野孩子呢,再说怎样会有这么心爱的野孩子呢?”妇女身上似乎有种莫名的亲和力,感受着那慈爱的温度,云来在妈妈的怀里转悲为喜了。翠云隔着门缝,望着屋里发生的一切,泪水早已打湿了眼眶。



云来
“妈妈,妈妈,明天在幼儿园来了个希奇的阿姨,他楞是叫我念生,还塞给了我1块钱。”云来扬动手中的一块钱,兴奋地喊着跑进了屋子。少芬接过云来手中的一块钱,“哦,这样啊,那云来知不晓得阿谁阿姨是干什么的呢?”少芬隐约感受些许差池,但六岁的云来更不会晓得这其中的缘由。“听其他小朋友说,她是收褴褛的”“那她为什么要給云来钱呢?”“她说云来最心爱,其他小朋友都没有云来心爱。所以给云来钱了,妈妈,云来可以用这个钱去买糖吃吗?”“收褴褛的?”少芬想起经常上自家收褴褛的大姐,那样子和云来却是有七八分类似。
云来带着弟弟在堂院里顽耍,屋子里少芬握着翠云的双手。“大嫂子,今后别在给云来钱了,这会惯坏她的。”翠云搭在少芬手上的双手,久久没有抽回,只是一个劲地流着泪。没有接话。“大嫂子,你就安心吧,云来就是我亲生的,却是你,我只希望他永久不晓得这件事,否则对云来太残暴了。”翠云现在心如刀割,比当初念生抱走时还痛,可是这一切已经回不去了。
23岁的云来醉醺醺地躺在床上,妻子雪婷在一旁顾问着。本是一场喜庆的婚宴,却由于云来生怙恃的到来变得有些为难。云来嘴里不停地喃喃道“你们都是骗子,都是骗子。”当云来年事渐长,很多工作有了自己的判定力,虽然母亲时不时在自己眼前说自己的嘴巴和父亲是若何地像,眼睛遗传了她自己,又大又亮。可渐长的聪明,让他大白地晓得,小伙伴们说的并不是玩笑,阿谁收褴褛的阿姨就是自己生生母亲。自打稍微大白其华夏因,云来心里隐约发生一股恨,他也起头决心地避开翠云。直到明天,母亲挽着自己和妻子的手要自己叫那对陌生的男女“爸妈”时。他终究爆发了,借着酒劲,他模糊记得自己高声呵斥着,话说的有多刺耳,他自己也不愿去回忆了。只是记得从未打过自己的母亲,给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
母亲躺在病床上,那一刻,云来只是感觉,为什么阿谁病房那末亮,亮的恍如天堂。母亲拉着云来的手,暖和慈爱的手让云来想起了小时辰的点点滴滴。母亲走的很宁静,弥留之际,她和云来说“放下吧,有两个爱你的母亲不是更好吗?”
云来始终放不下,直到秋名将一张存折和一堆衣服交给他。“念生,妈走了,她走的时辰放不下的还是你。”秋名拍拍云来的肩膀,看着这个和自己有五六分类似的弟弟。不晓得说些什么“这些衣服是妈,从小预备的,从2岁到23岁只如果我有的,他都给你预备一份,包括零花钱,之前咱家穷,我希望你不要怪妈。”秋名说的有些枝梧,实在他也不晓得若何面临这样一个弟弟。“对了,妈还有一个笔记本留给你”临走时秋名忽然想起了。
“1992年,6月19日,我坐着班车第一次见到了念生,念生已经会走路了,他和我梦里长的如出一辙”
“1994年,5月5日,明天我给了念生一块钱,他很兴奋,希望他可以去买糖”
“1996年.......”
歪歪扭扭的字迹布满了发黄的簿子,而一行清泪早已顺着云来的面颊,滴湿了泛黄的笔记,他徐徐蹲下身子,手里摩挲着那些精美的毛衣,梗咽着轻喊道“妈”。





指导教练:光辉联系电话:1763039143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区块链、虚拟货币成诈骗新套路 受害者都是有投资经验的人

下一篇:七绝.金秋(原创)天马行空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创业联盟 ( 湘ICP备17022177号-4 )

GMT+8, 2021-11-30 10:17 , Processed in 0.521930 second(s), 3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