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张建军原创散文丨小白

2021-11-16 13:05| 发布者: qw123456| 查看: 718| 评论: 0



小白

文/张建军



托新冠病毒的福,在故乡过了一个悠久的假期,没带换洗的衣服,又不宁愿穿得脏兮兮,一阵翻箱倒柜后,找到一件放了好久的高领毛衣,穿在身上,反倒勾起一些往昔的记忆。


这衣服是十年前小白送的。小白是我众多好友中的一位。


小白并不白,相反有点黑。他的黑,是古天乐那种的黑,却留着何书恒一样的发型,戴一副黑边近视镜,看上去文质彬彬,我黑暗称他为大陆黑胖版古巨基,而他的真名实在叫作白广举,是个话不多又不爱笑的汉子,看上去闷闷的,似乎有一肚子心机,却又不愿意对人说。


那时,我们同在小鲁庄一家制冷装备工场里上班,并住一个宿舍。工作上,他负责内勤,我负责电商,虽不在一个办公室,却经常走动,渐渐就熟络起来。


他学的就是制冷专业,我常向他就教一些有关制冷剂和紧缩机的题目。而他从不惜啬,也不曾保存,常常会把自己所领会的一股脑都讲出来。打心里,我感觉这小子行,是个可谈心的朋友。


那时我们领着八百元的人为,并感受生活如此美好。


由于工场尽管早午饭两顿饭,所以我们常会一路去买泡面、小菜和啤酒,然后回宿舍吃晚饭侃大山。内容触及工作,时政,电影以及一些少儿不宜。


彼时,工场养了两条巨大的狼青看家护院。每当我提着裤子上茅厕,它们城市猖狂地窜出来,汪汪宣示着主权。由于隔着护栏,我并不怕它们,兴趣起时,会冲着二位做鬼脸,然后噔噔噔向茅厕奔驰,而两位狗兄也会寻着脚步飞速跟进,并总会在护栏靠近茅厕的一侧等我出现,然后目送我入厕。


人是一种重视豪情的动物,狗也是。在旦夕相处中,一种浑然天成的默契油但是生。因而,每当工场狗吠连连时,一准是我在如厕的路上奔驰。两个月后,我便可以把手伸入护栏摩挲二位的狗脸,半年后我便可以安心把全部手臂放到狗兄的嘴中磨擦逗乐。


蒙昧者无畏,现在想想都感觉后怕。那可是正宗的两只狼青呀,若非我背着老板偷偷喂它们馒头吃,相信二位狗兄一准会把我的胳膊撕咬得血肉模糊。


在一次进车间深入进修中,不谨慎被装载紧缩机的木箱砸中了脚趾头,顿时血流如注,痛不欲生。那时就见我呲着牙,搂着脚,弓着身子在原地打圈圈,疼得直吸冷气,豆大的汗珠顺着面颊流了下来,但是并没有泪水。也许是疼得已经来不及流泪,总之是疼,钻心的疼,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疼。


小白见状,慌忙跑进来找了一辆三轮板车,和别的一位同事将我扶上车,然后急仓促向卫生所赶去。包扎一番后,又把我谨慎地载回了宿舍。


本以为此次工伤后,老板会大发慈善,让我休息几天,养养伤,不曾想第二天便被叫去了车间统计装车数。那时我坐在阴晦的车间里,听着叉车及风扇聒噪的声音,心里却异常地安静,甚至起头欣赏从窗户裂缝中渗漏出的道道阳光间翻滚着的尘。


现在,我多像那两只看家护院的狗呀,没有自在,低微如尘。甚至连吠几声的勇气都没有。


那时我便萌生了去意。只要小白还在不竭地抚慰我。此时,他已然把我看成他的好兄弟好哥们了。


只是我去意已定,再加上后来做了一个大型的冷库项目而老板答应给的嘉奖始终没有落实到位,更萌生了分开的想法,终极在一个秋意渐浓的时节,我提出了离职,老板意味性地挽留,而我也客套地酬酢了几句,便潇洒地转成分开,死后传来老板不满的咕哝:刚上手就要分开……


分开后,很快又找了一家公司上班。小白也搬了出来,我们又住在了一路,只是没过量久,他便被派去了杭州分厂工作,临走前他给了我一件衣服,说兄弟珍重,后会有期,这衣服你留着,冷的时辰就穿上,杭州比济南暖和,我用不着了,送给你吧,算是友谊的见证。


打那今后,我便把这衣服收了起来,很少穿。只是,今后再也没有见太小白,他恍如人世蒸发般消失了。这意味着我能够又丧失了一位好友,一个可以谈心的好兄弟。


我会记得每小我的好,并在适当的机遇去报答。


只是人生际遇无常,有的人走着走着就散了。


在你的人生轨迹中,总有一些人,流星般划过,留下一条富丽的痕,暖和你的心房。


能始终活在心里的,才叫兄弟。


愿你在杭城过得好,小白兄弟。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已经让你感动过的人和事。


(写于2020年2月14日晚)



【作者简介】张建军(男),号雅仓居士,聊城人,现假寓济南。职业记者,爱好文学体育军事。
指导教练:陈杰联系电话:1326534153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区块链、虚拟货币成诈骗新套路 受害者都是有投资经验的人

下一篇:哪个堪舆大师看美容美发店风水更有名_重庆顶尖算命大师-陈叁悟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创业联盟 ( 湘ICP备17022177号-4 )

GMT+8, 2021-11-30 10:12 , Processed in 0.579774 second(s), 3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