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566|回复: 0

女人四十(原创)

[复制链接]

214

主题

431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798
QQ
发表于 2020-10-17 18: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点击上面图片注册,马上转换成为你的广告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文/七月默涵

林岚失业了,那个曾经令她骄傲的工厂倒闭了。从上个月开始,她就到人才市场找工作,但总是被拒,心里生出从未有过的惆怅、失落、自卑。

女人年过四十,就这么不受待见。林岚想想曾经在棉纺厂——国家企业担任工会主席时的风光,看今天的她,应了那句谚语,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现在是深深地叹息。那些用人单位的招聘人员,一个个如同神圣的法官端坐在高堂之上,对众多的求职者严格地筛选。

“......从你发表的文章和大专毕业文凭来看,倒还符合我们的要求,”那家瑞丽化妆品公司的女经办好像对林岚颇感兴趣,但她转而又问:“你的英语水平如何?”

问到英语,让林岚紧张冒汗了,她最头疼的就是英语,但又不得不装出坦然的样子回答:“英语正在自修。”

“很抱歉,我们需要的文秘其英语水平起码要完成一半的笔译和口译。”女经办彬彬有礼的一句话如同下了逐客令,但她又补了一句:“电脑呢?如果你的电脑操作水平突出,也可破格聘用。”

电脑?林岚接触的不多,她越发心虚了,此时她心里好悔,在原单位时,时间那么充裕,条件那么优越,为什么不把电脑玩会呢,办公桌上那台电脑经常是黑屏,很少打开过,就是个摆设。

女经办温和地说:“对不起,我很想帮助你,但又无能为力。”

林岚不甘心,还想解释点什么,但对方已向面前排着长队求职者喊道:“下一位!”林岚像斗败的公鸡一样落荒而逃。

回想在人才市场的遭遇,她不禁泪流满面。

家是随心所欲的地方,可以得到安慰。林岚没有丈夫,只有一个懂事的女儿,还有一个饱经风霜的母亲,她在她们面前只能隐忍。

一连串的碰壁,使林岚对人才交流市场失去了信心。亲朋好友都劝她脑筋灵活一点,找找人,这年头关系很好使。林岚心气很高,她从不轻易求人,但事到如今,她不得不放下虚荣和自尊。

晚饭后,林岚打开抽屉,翻出所有的名片,从中挑选自己认为合适的公关对象。看来,几年的工会主席没白干,当年结下的关系网一直没有受益,想不到如今工厂倒闭了、失业了,却用上了,真叫她啼笑皆非。

她最后决定,找谁都不如找沈天翔,他现在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凭他们是老同学,同窗三载,而且相互爱恋过。

初恋是难以忘怀的,也是值得永远珍惜的。既然他现在处于那样的位子上,找他帮个忙,安排个工作应该没问题。想到这儿,林岚兴奋不已。在这个夜晚,她睡得很香很甜,还做了一个醉人的梦。

02

第二天上午,林岚带着一份自信前往开发区。

今天,她身穿一套宝蓝色的裙服,内衬白底碎花真丝衫,脚蹬一双墨绿色镶金边的半高跟皮鞋,肩跨小巧的坤包,精心地化了淡妆,乍一看,就像个年轻的小姑娘。

正在埋头看资料的沈天翔,林岚进屋后,他头没抬一下,于是她就站住了,仔细将他端详了一番。他胖了,身材显得更加魁梧,肌肤还是那样白皙,只是满头乌发已掺杂些银丝,脸上容光焕发但又深藏不露,很有些官员的做派,这简直与学生时代的沈天翔判若两人啊!

看完一页资料,沈天翔抬头扫一眼来客,和气地问:“小姐,您找谁?”

林岚浅浅地笑着回道:“我找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沈天翔大人。”她故作镇定幽默,但心却怦怦直跳,脸上有点火辣辣的。

沈天翔一愣,定神仔细一看,惊喜地站起来:“唉呀呀,你是林岚吧?多年没见,你还是这么年轻漂亮,快请坐!”

“老喽!”林岚在墙角的那半圈沙发上坐下,“谢谢你还记得我,原以为你官当大了,把老同学都忘了。”

“哪里哪里,我这芝麻大的官又算得了什么呢。”沈天翔忙着拿饮料、沏茶,然后也在沙发上坐下,“前些日子听说你们厂子倒闭了,你现在情况怎么样?”

“我正是为这事来的,没想到人到中年还失业了,只好来讨饭喽。”

“看你说的,难道像你这样的女能人还没有人聘用吗?”沈天翔点燃一支烟吸起来。

林岚不好意思提及自己在人才交流市场碰壁的事,含糊其辞地说:“去也有地方去,只是工作不称心,当了这么多年的政工干部,什么技术也没学到。”

沈天翔靠在沙发上略微想了想,以探询的口气说:“开发区的一家合资企业目前正在招聘管理人员,他家的总经理跟我关系不错。这样吧,我先去活动一下,你过两天来听我的回话,怎么样?”

“行,那就拜托你了!”林岚的眼里流露出兴奋的感激。

林岚起身告辞,沈天翔很热情地将她送下楼,临别留下了她的联系方式。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03

几天后,林岚如约来到沈天翔办公室,沈二话没说,亲自驾车带她去那家合资公司。

一见公司大楼上“瑞丽化妆品有限公司一排醒目的巨幅霓虹灯标牌,林岚不禁一怔,心想,转来转去,怎么又转到他家来了,这世界的确太小了。

看来沈天翔与瑞丽公司的李总关系非同一般,一杯茶喝下来,李经理就答应将林岚留下来试用,月薪暂定两千,若正式聘用再加薪。林岚简直觉得自己是在梦中,新的工作就这样得到了。

接着,李总打电话叫企管部部长到经理室来一下。当那位身材窈窕,神色矜持,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的女部长出现在门口时,林岚惊得几乎叫出声来,天呐,这不是在人才交流市场遇到的那位女经办吗?但她随即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大大方方迎上去。

“这位是本公司企管部的蒋丽部长,这位是新来的林岚女士。”李总将双方介绍后,吩咐说:“蒋丽,林女士今后就在你属下工作,刚招聘来的那个小女孩太娇气,不能吃苦,你打发她走吧!”

蒋丽点头答应,她盯着林岚看了半天,终于忆起了在人才市场的那一幕,淡然而不失礼貌地笑道:“欢迎,欢迎,希望你能胜任自己的工作,让李总满意。”

蒋丽表现出就像初次见面的样子,很客气,很礼貌,很友好,但林岚从她的神情中看到这位新上司对自己的疑虑和鄙视。

她恭敬地笑道:“我才疏学浅,今后请部长多多指教。”

沈天翔说:“蒋部长,林岚是我高中同学,请你多关照。”

蒋丽莞尔一笑:“沈主任介绍来的人我敢怠慢吗?”

林岚被蒋丽带到一间办公室,向同事们作了介绍,然后吩咐道:“你刚来,一切都不熟悉,所以暂时不安排具体工作,等实习一段时间后再说吧。”

那位被李总称之为“小女孩”的大学生被辞退了,她是哭着离去的,不理解,也接受不了,但还得走。部里的同事都去送行时,唯有林岚像犯了罪似的,躲在一旁不好意思露面。感觉这份工作就像是偷来的。

接下来让林岚没想到的是,自己每天的工作,除了打扫卫生,干干跑腿打杂的事儿,不让她插手实质性的工作,上司不但对她冷淡,还挑她的刺,说她这儿没有做好,那儿没有干好。而且连一张办公桌都不给她。她心知,如果三个月试用期内自己没有突出的工作成绩,很有可能被炒鱿鱼。

正在林岚焦急苦恼时,沈天翔打来电话,问她是否适应了现在的工作,她强作欢喜,说一切挺好。沈天翔在电话里说:“既然挺好,我就放心了。今晚我想请你吃顿便饭,能赏光吗?”

林岚毫不犹豫答应了,她正好也想与他聊聊,一来表示谢意,二来叙叙旧,但嘴上却不好意思地说:“你帮了我的忙,应该我请你才是.....”

“哎呀,你我还那么客套干什么,今晚六点钟,我在紫罗兰酒家等你,就这么定了。”沈天翔把电话挂了。

04

六点钟,林岚迎着黄昏的晚霞,搭上一辆出租车准时赶到城南闹市区的紫罗兰酒家。沈天翔已在大堂迎候,将她引入二楼一间情调温馨的小包厢,服务员送上香茗,俩人在桌旁坐定。

服务生来上菜了,看着都是名贵的菜,满满摆了一桌。林岚心疼地说:“何必如此破费,简单点不好吗?”

沈天翔说:“能吃多少就吃多少,我私人买单,不占公家的便宜。”沈天翔边说着给两人的高脚杯斟满醇香透明的法国葡萄酒。

俩人边吃边谈。当林岚把自己在瑞丽公司的处境叙述一番后,沈天翔不以为然地说:“你干你的,蒋丽这个人我了解,外冷内热,心眼并不坏,你毕竟是下属,多忍让点得了。”

林岚点头称是。“其实我认为蒋丽挺有能力的,只是个性特别,也许她看不惯拉关系走后门......”

“这年头谁不拉关系!”

“可我总觉得自己还没有找到最佳位置,在企管部坐班与在原单位搞政工基本上差不多,都是在混饭吃。”

“看来你还没有进入角色,工作岗位已经变了,你需要有个接受的过程。”

饭后,借着酒盖脸,沈天翔邀她去舞厅活动活动,林岚稍一犹豫便答应了。尽管她从不私下与异性跳舞,但过分拘泥也不好。

舞池很宽敞,头顶的组合灯光变幻莫测,成双成对的男女踩着音乐的节拍翩翩起舞,一曲《涛声依旧》唱得人情思绵绵。

沈天翔搂着林岚在舞池里旋转。

一曲终了,灯光变亮,林岚正要回到座位旁,突然看见打扮入时的蒋丽正挽着一位男士擦肩而过,她早就看见了沈天翔跟林岚,但装作不知道。林岚心里咯噔一下,心想,真是冤家路窄,怎么恰巧碰上了她?

林岚的情绪顿时低落下来,勉强跳了两曲便决意告辞。沈天翔只好送她,在门口招了一辆出租车。分手时,沈天翔似乎很随意地说:“你还是以前的性格,敏感、拘谨、多虑,这对你在新环境里工作恐怕是不利的。”

林岚一愣,觉得此话刺耳但又击中要害,便轻轻叹口气说:“也许我会让你失望。”说罢,她钻进出租车,随汽车冲向流光溢彩的大街。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05

这天中午,林岚在餐厅领了盒饭正准备回办公室,忽见蒋丽在小花园的石桌旁边吃饭边招呼她,于是,便走过去,恭敬地问:“部长,有事吗?”

“没事,坐下聊聊嘛。”

林岚便在她对面的石凳上坐下,她也想,消除彼此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隔膜,于是很得体地说些恭维话,然后又扯到衣饰、发型等女人们的话题上来。

不料,蒋丽却突然问道:“请恕我冒昧,你与沈主任只是同学关系吗?”

林岚一愣,随即坚定地说:“是的。”

“作为同事想提醒你,一个人要想发展,必须靠自己奋斗,你我都应该学学瑞丽公司的老板,从摆地摊起家,到今天拥有千万资产的成功人士,都是女人,真让人欣赏佩服。“蒋丽说完,缓缓起身,若无其事地离去。

林岚望着蒋丽远去的背影,她的话不是没有道理,想自己干嘛要这样忍受歧视给人打工,自己也可以摆地摊,不过这需要勇气。

林岚回到办公室后,开始思考审视自己是否能够创业。沈天翔打电话约她晚上到月亮城再叙叙旧。她谎称有事,拒绝了。

沈天翔的声音很大,蒋丽都听到了。

她笑着说:“是沈天翔打来的吧?他约你去你就去,大方一点嘛!唉。这些男人呀,吃喝玩乐,还得美女陪着!”

旁边几位同事大笑起来。林岚在心里说,看来自己真的该离开了。

06

林岚决定辞职,是在那天早晨,在菜市场见到摆菜摊的周爱娣,她曾是细纱车间的班长,她热情的叫喊道:“林主席,听说你进了合资企业,一个月工资好几千块,你是有文化人,老姊妹们也不会眼红。厂子倒闭了,只能卖菜弄几个钱糊口。”

周爱娣心直口快,林岚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她不好意思向这位大姐诉说自己的苦恼。

“我们车间的魏师傅也在这里卖菜,他儿子儿媳的厂子也倒闭了,老伴又是半身不遂,长年瘫在床上,他家算是困难户。”

林岚鼻子一酸,眼眶湿润了,说:“厂子倒了,最后拍卖兼并,目前还没有定下来,还要等,看见职工们生活成这样,我心里真难受!”

“林主席,你有文化,又有路子,你要是领头把我们组织起来开店办厂,学学南方的家庭作坊,保准行。”

林岚说:“你说的是个大事,我得考虑考虑。”

周爱娣的建议,是条不错的出路,林岚想刚开始就办厂,是不可能的事,如果要干先从开店做起,那些女职工都有缝纫技术,就加工沙发罩、枕头套、窗帘等,等摸出路子,攒足了钱,再办厂,把失业的工人都招进来。

不过林岚还是很犹豫的,创业是有风险的。要说辞职,从一个倒闭的国有企业跳到一个合资企业,如同从糠箩里跳到了米箩里,很多人求不来的工作。不过她还是决定闯一闯。

林岚辞职后,拿出所有的积蓄把店开了起来,招来周爱娣、魏师傅的儿媳妇和另外两名女工。加工出的产品,就摆在店门口叫卖。

质量好,价钱又不贵,顾客就是最好的宣传,很快有了第一笔订单,让林岚看到了从店铺发展成工厂的希望,自己也仿佛获得了新生。

那天,沈天翔打来电话,说商战险恶,会栽跟头的,想介绍她到另一家合资企业上班。

林岚婉言谢绝了,说阴暗过去,太阳照样升起来!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创业系统 ( 湘ICP备17022177号-4 )

GMT+8, 2020-10-30 21:11 , Processed in 0.235565 second(s), 3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